投稿邮箱

官方微信

欢迎访问南阳文明网

我们的节日

南阳文明网首页 » 我们的节日 » 正文

0807

父亲三周年祭

2015-04-02  南阳文明网

  父亲的三周年祭日到了。最近几天,心里一直烦躁躁的,我不知道是不是与这有关。

  三年来,我几乎没有为父亲写下什么,也没有写就几篇文学稿件。不敢触及心中的痛是其一,还有一个原因是在我的眼里,父亲才是我最忠实的读者,没了这个读者,写作似乎也没了多大的意义。

  父亲活着的时候,常常以我的文字为荣。无论我在报纸上发表什么,父亲都会第一时间讲给周围的人,而且会把我的作品保存下来。虽然我觉得父亲此举多少有点儿炫耀的成分,给我带来了心虚和不安,但我心里清楚,那也是一种父爱,或者是一种鼓励。

  父亲去世后,我在整理父亲遗物时,空荡荡的屋里几乎没有什么物件,但我所在单位的报纸,父亲却整整齐齐地堆积了半人高。我翻了翻,几乎一期不落,比我保存的还要齐全。那一刻,我的眼睛酸了。

  三年了,我不知道天堂的父亲是不是和我想他一样想我。很多夜晚,忽然间,我就会想起父亲,想起和他的点点滴滴。而与我而言,更多的是自责,总觉自己是一个不孝的儿子。

  父亲退休后,一直在石桥高中居住。石桥离南阳也就50里地,开车半小时也就到了。但那些年,我总以工作忙为借口,一个月也不一定回去一趟。有时打电话说要回去,父亲也以我忙为由不让回去,说现在有电话,方便了打个电话就行了,没必要来回跑。

  时至今日,我逐渐老去,孩子也离开我在外地上学,这才体会到孩子永远是父母的一个寄托。哪怕他们心里再渴望儿女和自己在一起,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幸福去牺牲孩子的利益。可惜的是,这种体会来得太晚了。有些事,不到一定的年龄,没有切身的体会,是感悟不到的,可你感悟到再想去做时,已经永远没有机会了。

  父亲生前几乎没花过我什么钱。母亲去世早,父亲年轻时抚养我们姊妹五人,其艰辛可想而知。退休后,父亲每月有两千多元的退休金,可他仍然很节俭,除了雇佣保姆外,很少花钱。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吃也吃不了了,跑也跑不动了,没有花钱的地方了。有一年春节,我和妻子执意要给父亲钱,父亲说啥也不要,说我们用钱的地方多着呢。我说,给你钱你拿着即使不花,对我们也是种安慰。父亲这才接下了钱,但说以后不要再给了。

  父亲住的是老式平房,有几个夏天,我都想给他安装一台空调,但父亲执意不肯,说房间密封不好,即使装上空调,效果也不会好,还费电。父亲还说,他习惯夏天在院子里睡。有一次,我说得多了,父亲有点恼了,说他都这把年纪了,说不中就不中了,还安那干啥。我也只好作罢。父亲到死也没有享受到空调间的舒适。每每想到这点,我都会很自责。

  更让我自责的是他去世的那个晚上。那天晚上,我心灵感应似的回去看望病中的父亲,根本没有意识到已看不见东西、几乎说不成话的父亲危在旦夕。晚上一点多他催我睡时,我竟然睡了,等我早上5点多醒来时,他已经悄无声息地走了。我不止一次地想,如果我一直坐在父亲身边看着他,遇到危险时说不定就能救了父亲。每每想到此,我就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。这种自责,让我感到剜心的痛。

  珍惜和父母的缘分吧。趁父母在的时候,常回家看看,别像我一样留下遗憾。

责任编辑:常学豪